让人民群众的法治获得感成色更足

□ 本报记者 姜东良 梁平妮

□ 本报通讯员 郭宏伟

“同意调解。”2月25日,随着最后一名果农同意,山东省栖霞市某农资店与某村20多名果农之间的农资款项纠纷得以调解。与其他案件调解不同的是,此次调解是在栖霞市人民法院城镇法庭指导下,由当地果业纠纷调解委员会、村委会、网格员等多方一起促成的。

这是烟台法院主动融入社会治理体系,探索打造“握手烟和”诉源治理联动解纷机制的一个缩影。

“握手,既指纠纷双方的握手言和,也是法院与各类解纷力量、诉讼程序与非诉讼程序的合作联动,从而推进更多纠纷诉前预防化解、联调共治。”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于晓东在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多维联动

最大化凝聚诉源治理力量

现年101岁高龄的金老太育有3名子女。老伴去世后,因子女间长期以来的家庭琐事矛盾,老人面临无人赡养的困境,甚至产生了赡养纠纷。

烟台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潮水法庭获知这起纠纷后,主动邀请并指导镇街干部、村民调解委员会和网格员上门调解说和,消除了金老太子女间的对立情绪,为这起纠纷画上了圆满句号。

村民调解委员会、网格员都是烟台法院“握手烟和”诉源治理联动解纷机制依靠的基层力量。

“我们将参与诉源治理的主体划分为四个维度。”烟台中院立案庭庭长董玉新告诉记者,第一个维度是基层村居组织,包括村委会、网格员等;第二个维度是镇街调解组织,包括镇街机关、人民调解中心、综治中心等;第三个维度是各级行政机关、各类行业性专业性调解组织;第四个维度是诉讼服务中心,包括特邀调解组织和特邀调解员。

“四个维度既相互补充又相互联动。”董玉新补充道,第一、二维度由人民法庭负责指导,第三、四维度由诉讼服务中心统一指导。

记者了解到,2020年,烟台市出台《关于进一步完善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了各类解纷主体的具体职责。如针对银行金融纠纷,烟台中院去年推动成立市级金融纠纷调解中心,此类纠纷一律委派中心先行调解。目前,已调解纠纷40余起,涉案标的额3亿多元。

“作为社会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诉源治理是一项纷繁复杂的系统工程,不是法院‘单打独斗’可以完成的,需要多个社会治理主体在有序分工的基础上融合联动,这也是‘握手烟和’的理念初衷。”于晓东说。

难易分流

“三步走”减少诉源治理阻力

先凝聚合力,再减少阻力,诉源治理之路才会畅通。烟台法院积极推动更多法治力量向疏导端发力,加强矛盾纠纷源头预防、前端化解、关口把控,实现矛盾纠纷诉前化解的难易分流。

“我们采取了‘防、调、裁’三步走策略,用不同的手段化解不同的纠纷,在抓前端、治未病上对症施治,实现了纠纷诉前调解难易分流与诉中案件繁简分流的有机衔接。”烟台中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由绪斌说。

“防”,即源头预防。针对常见的一般性法律问题,充分调动基层组织积极性,及时预警、提前介入,有效地化矛盾于萌芽,解纠纷于无形。“调”,即前端调解。一方面,诸如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可调和的简单民商事纠纷,通过基层组织调解,让“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另一方面,针对金融、交通事故等类型化纠纷,由专业调解组织介入,靶向处理、示范化解。“裁”,即速裁把关。以“突破速裁”为切入点,对速裁资源进行优化重组,把速裁建成最后一道关口,筑牢诉源治理最后一道防线。

烟台各地法院因地制宜推动矛盾纠纷源头化解:海阳实施“法网工程”,班子成员联镇,法官包片指导,依托网格员靠前干预、疏导和预警,源头织密预防网络;牟平实行“一村一法务助理”模式,畅通信息双向沟通渠道,目前已运用该模式创建“无讼村庄”37个;栖霞则结合辖区苹果产业实际,推动设立的果业链纠纷专业调解组织;莱州、招远、蓬莱等地根据辖区纠纷特点,依托当地石材、矿业、旅游等行业协会,建立各具特色的行业性调解组织。

梯次化解

构建倒金字塔型诉源治理体系

纠纷多发,而司法资源有限,如何通过诉源治理,精准回应人民群众解纷需求的新变化?龙口市人民法院2021年4月上线的“法润芝阳”诉源治理小程序给出了答案。如今在龙口,越来越多的人有了纠纷不再是“打官司”,而是先咨询身边的“法律管家”。

“‘法润芝阳’不同的模块承担着不同的诉源治理功能,群众通过小程序可以在线咨询、调解,提意见建议,还能申请送法上门。”龙口法院院长曲振涛介绍说,合理区分不同解纷需求,可以精准对接群众多元化司法需求,让纠纷梯次化解。

让纠纷梯次化解,这一理念也正是“握手烟和”诉源治理联动解纷机制所倡导的。

目前,烟台法院已初步形成“一平台、一机制、一中心”的运行体系:面上搭建诉源治理平台,靠前预防绝大多数纠纷产生;线上完善诉调对接机制,多元化解绝大多数已经产生的纠纷;点上建设诉讼服务中心(站),既精准指导调解,又发挥“速裁+调解”机制作用,解决绝大多数流到法院的纠纷。

“这就形成了倒金字塔型的多元联动解纷体系,法院和各级解纷组织之间互联互动,矛盾纠纷逐层消解,减少了诉讼增量。”烟台中院副院长李同民说。

据统计,烟台法院2021年收案同比下降14.6%,今年一季度同比下降27.9%,位居山东省前列。

“和,不仅仅是指对纠纷的说和、当事人的言和,也契合了‘礼之用、和为贵’的传统无讼文化,符合烟台‘和为贵’社会治理工作实际,更是法院积极参与市域社会治理的应有之果和必然之势。”于晓东说,烟台法院将继续立足“握手烟和”诉源治理品牌,努力让千头万绪的纠纷因解而“和”,让千家万户的事因“和”而解,让人民群众的法治获得感成色更足。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时政要闻

宁夏法检两院开展调研座谈深化协作

2022-5-17 17:26:36

时政要闻

浙江首个数据资源法庭揭牌设立!

2022-5-19 8:53:08

重要声明

本站资源大多来自网络,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QQ419109831 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审核删除。站内资源为网友个人学习或测试研究使用,未经原版权作者许可,禁止用于任何商业途径!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


本站没有付费才可观看的文章,如有付费内容请勿相信,本站为非盈利性质网站。全站大部分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整理”。如有相关专业问题请咨询相关专业人士,本站严禁发布违法违规,,色情低俗,暴力等内容。共同创造良好,健康的网络环境,如有发现违法行为将依法向国家机关提供相应证据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