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绿色”台商许文龙:媚日资政 独派大佬

本文来自搜狐新闻网:

中国网:台湾奇美实业公司董事长许文龙是岛内颇具影响的企业家,也是民进党和陈水扁的幕后金主之一。在美化日本殖民统治、鼓吹“台独”的日本漫画书《台湾论》中,他诬称“台籍慰安妇自愿且享有尊严”,从而沦为千夫所指、臭名远扬的“民族败类”。2001年12月30日,“超级台独智囊团”台湾智库成立后,他又是该智库的主要赞助人和12名顾问之一,再次暴露了他死心踏地地为“台独”卖命的丑恶嘴脸。

现年74岁的许文龙,1928年2月25日出生在日本殖民统治时代的台湾。小时候的他学习成绩不佳,连续参加了两次小学升学考试,竟然没有一所学校瞧上他。最后,其父母四处托人,他才勉强以“候补”的名义上中学。22岁时毕业于台南高级工专学校机械科,其间3年成绩都是全班最后一名。

投机钻营 “奇美”发迹

但许文龙的商业意识相当浓厚。早在日本殖民统治时代,他就懂得利用闲置资源,以物物交换营利。1950年,许氏父子在台南浅草买了一间小店,经营童装生意。其父认为要想生意兴隆,商品必须既“奇”又“美”,乃命名该店为“奇美行”,这就是今天“奇美实业”的由来。1953年,26岁的许文龙以10万元新台币建立“奇美塑胶公司”,主要生产塑胶玩具。尽管厂房只有20多平方米,但为以后建立集团公司奠定了基础。此后,许文龙尝试制造“不碎玻璃”,并一口气接下一大批日光灯罩订单。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总算赶上交货,孰料货出门后,买方将他的心血结晶套在日光灯上,却发现这批灯罩根本“罩不住”。

1959年10月,东渡日本取经返台后的许文龙邀集兄弟姐妹们共同筹资200万元,设立奇美实业公司,并以“压克力玻璃”(ACRYPOLY)为注册商标,开始从事这种甲基丙烯酸甲酯树脂的制造。这种玻璃上市一年半后台湾南北出现两大敌手,一是台北的新雅,一是台南的金龙记。经过激烈的商战,许文龙终于买下了新雅,并击败金龙记。许文龙不无得意地表示:“金龙记每天出产的产品,从尺寸到颜色,我都一清二楚,甚至连工厂内几个锅炉、几张玻璃、每天出货多少、买家是谁,我都了如指掌”。金龙记只知和奇美掀起战火,却不知紧守商业秘密,最后只能败下阵来。

当奇美业务步入轨道后,许文龙又开始寻打获利更多的投资项目。1986年1月,许文龙与日本三菱油化株式会社合作,成立保利化学公司,生产极有发展前途的聚苯乙烯(POLYSTYRENE,简称PS),生意极为红火。鉴于丙烯青丁二烯苯乙烯共聚合物(简称ABS)附加值高、市场销路好,许文龙遂选定其作为建立霸业的拳头产品。自从1986年兴建第一座ABS厂以来,许文龙就不断兴建新厂和扩大老厂的生产能力,以便能以量制价。经过多年的增资扩厂,奇美实业公司ABS年产量达100万吨,超过美国华格纳公司,成为为世界最大的ABS制造厂,许文龙也因而被吹捧为“世界ABS大王”;PS年产量为40万吨,世界排名第七。

目前,奇美关系集团已成为台湾石化生产与贸易一体化经营的大财团,在台湾石化工业中的重要地位几乎与王永庆的台塑集团不分伯仲,有“北台塑,南奇美”的称号。而许文龙直接领导的奇美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也是实力雄厚。1994年,许氏以其财富净值90亿元新台币,在岛内“百大富豪排行榜”上排名第43位。1998年,奇美实业营业收入300亿元,在“台湾前500大企业集团排行榜”上位居第25名,在石化制品业位居第一。

进军大陆 发展迅猛

“奇美”发展快速,与其投资祖国大陆、开拓大陆市场的策略是分不开的。由于台湾土地、劳动力价格昂贵及缺水少电等不利条件的限制,台湾投资环境越来越差,奇美早就想走企业外移的道路。许文龙公开表示,大陆市场庞大,且治安、劳工等条件都比台湾好,加上大陆改革开放力度不断加大,大陆便成为“奇美”外移的首选地区。

早在10多年前,“奇美”便经由香港与祖国大陆进行间接贸易。当时“奇美”干部信心十足地说:“前进大陆,是因为接近市场,先占先赢”。奇美ABS年产量100万吨,其中大陆市场就吞下总量的60%,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10年前,奇美开始投资大陆,是岛内石化业中游厂商第一家登陆者。此后,奇美先后在大陆合资设立了20多家小型塑胶原料厂。由于台当局的种种限制,奇美在大陆投资大型ABS和PS工厂的投资案却一直不顺。从一个生意人的眼光,许文龙表示:“如果跟我们竞争的日本、韩国大厂都进大陆了,这对台湾有什么好处呢?”1994年,他在广东省投资3000万美元设立化工厂,成为台湾厂商在大陆最大的投资案。3年前,他又开始在江苏省镇江投资办厂。其中PS厂于1998年开始量产,年产量30万吨,使其PS年产总量达70万吨,世界排名也由原来的第七,一跃而为第四;而ABS厂则于2000年6、7月左右开始量产,年产量12.5万吨。受祖国大陆市场的吸引,尤其是两岸即将加入WTO的影响,奇美还规划要兴建第二座ABS厂。

“奇美”近年的营运已不如从前,因而许文龙更加注重开拓大陆市场。这也是为什么当许文龙要挟大陆“不如归去”时、奇美干部却婉转踩煞车的原因。大陆市场正在迅速崛起,与国际市场接轨,奇美岂真的愿意撤资?

 商人外衣 “台独金主”

一些台商纷纷表示,包括奇美在内的大陆台商之所以能取得巨大成功,与大陆的优惠政策和诸多便利密不可分,但许文龙却拿在大陆赚的钱,帮助“台独”分子。因而,许文龙表面上是台湾企业界大老,实质上却是“台独”的“幕后金主”。他自己从不讳言,一贯支持台湾的“反对运动”,包括“台独”的政治立场。许文龙称,“印象深刻”的是,除民进党主席林义雄明确表示不再向企业募款外,他是民进党长期的幕后金主之一。

许文龙是岛内企业主中,少数对社会、乃至政治议题高度关心者,其“台独”倾向十分强烈。第一,在商言商的许文龙主张两岸议题“经贸先行”,政治应该“置诸其后”,但他从不赞成一个中国原则,还附合台当局“在无害于国家安全的前提下,进行两岸政治谈判”的论调。第二,他在日本右派杂志《诸君》上大放厥词,诬蔑“中国人是世界上最狡猾的人种”,“和中国人做生意一定会吃亏”。第三,他平时“很不喜欢用国语(即普遍话),较喜欢用台语或日语来沟通”。第四,宣扬“台湾悲情”和“台独史观”。1993年2-8月间,他以“奇美的历史与我”为题,对公司员工发表了12次演讲,大谈所谓“台湾历史”,大骂“过分的郑成功英雄论”,诬蔑“郑成功无非是持武器的侵略者,他们强夺原住民的土地”等,这些谬论与“台独”分子所宣扬的“台湾四百年悲情史”如出一辙,既别有用心地突出“台湾主体论”,又煽动民众对祖国大陆的仇视。

政、商勾结 李、陈重用

由于“台独”的共同语言和“台独”的幕后金主的身份,许文龙与李登辉和陈水扁的关系自然非同一般。

国民党执政时,许文龙尤其不喜欢与官员打交道,对国民党当局施政效率、财经政策的批评更是不假辞色,但李登辉则是例外。李登辉刚当上“总统”不久,有一次到台南视察,并与地方头面人物聚餐,许文龙不买账,独自缺席去钓鱼。李登辉觉得这个人很特别,就另外择期参观许的工厂。“我和李登辉谈话时是用日语带些台湾话,不用国语”。结果两人臭味相投,用日语和台语相谈甚欢,李登辉对许文龙的“台独”观点颇有同感。

随后,两名“台独”分子狼狈为奸。李登辉聘请许文龙为“国策顾问”,许氏也时时刻刻为李登辉“生前和平转移政权”的“终生之志”卖命。2000年“总统”大选的关键时刻,许文龙受李登辉之命,以其“本土企业家”的身份,从李登辉的“国策顾问”摇身一变成为陈水扁的所谓“国政顾问团”成员,公开支持陈水扁,对陈水扁骗取本土票源具有相当的作用。

当选后的陈水扁自然不会忘记许文龙这位“大恩人”。他先是趁当选回乡之便,亲自拜访许文龙,之后又在“就职”时聘请许为“总统府资政”。巧合的是,2000年春节后、大选前受许文龙之邀、到台南会商的“国安会咨询委员”张荣丰、蔡英文以及“大法官”赖英照等人个个都是高官厚禄。赖英照已位居“行政院副院长”,蔡英文接掌“陆委会”,张荣丰升任“国安全副秘书长”。许文龙与新当局密切的政商关系可见一斑。当然,为配合台湾新当局“根留台湾”的政策,许文龙2000年下半年还宣布,要在台湾投资350亿元新台币。

 “亲日、媚日” 众怒难犯

许文龙支持“台独”的同时,还极力为日本殖民统治歌功颂德,醉心于回归日本统治。他在日本右派杂志《诸君》上宣扬“日军是世界上最文明的军队,没在大陆干坏事”,还诬称“南京大屠杀是捏造的”。他在对“奇美”员工的内部讲话中更丧失民族立场,说什么“日本人做了很有良心的工作”,“如果不是日本取代清朝,台湾人的生活会更加恶劣”;“台湾的基础,可说大都是在日本统治时代奠定的”,“我们应该对当时的日本人感谢,并且以公平的态度去认识他们”。扭曲史实、颠倒黑白,替日本殖民统治隐恶扬善、甚至辩恶成善,充分暴露了许文龙“皇民遗老”的丑恶嘴脸。

在《台湾论》一书中,身为“总统府资政”的许文龙更诬称“台籍慰安妇并非被迫从军,而是自愿且享有尊严”,是为了“出人头地”,激起岛内各界强烈反弹。国民党、亲民党、新党纷纷痛斥许“没人格,没良心,没爱心”,要求尽快解除其“总统府资政”一职。“中华爱国同心会”、台北市妇女救援基金会等许多社团和民众到许文龙台北办公室抗议,严厉谴责许文龙是“民族败类”。两名台籍慰安妇更声泪俱下,痛骂许“颠倒黑白”、“猪狗不如”。

但台当局却极力替身陷风暴中心的许文龙解套。一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总统府”轻描淡写地表示,许的看法“不代表政府立场”,不会有所谓的“处理办法”。1995年跑到日本马关春帆楼、声称“把台湾割让给日本是万幸”的死硬“台独”分子吕秀莲极力替许文龙打圆场,说许是“一时失言”。二是陈水扁以“维护资政和顾问的言论自由”为名,替许文龙撑腰。三是炒热子乌虚有的所谓“奇美镇江厂关厂风波”。尽管最后海峡两岸都表示无所谓“奇美关厂”一事,但台当局利用该事件转移民众视线、为顽固坚持“戒急用忍”政策找借口的意图暴露无遗。

在岛内各界一浪高过一浪的强大压力下,许文龙不得不于2月26日晚发表声明,表示“慰安妇”一事引发社会争议,并造成当事人的二度伤害,“深感歉意”。奇美公司员工原以为,以许文龙一贯宣称“不恋栈权位”的性格,遇上如此重大反弹,应该会主动辞去“资政”一职,但许文龙却自恃有陈水扁撑腰,赖着不辞,还特地举办记者会声称“该事件和资政职务无关,总统府迄未和他讨论是否辞资政一事”。

(彭维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

原文地址:http://news.sohu.com/2004/06/02/60/news220356066.shtml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公众热点

观众收视权益不容“注水”

2022-3-17 9:02:45

公众热点

“电子眼”应是治理利器而非罚款工具

2022-3-17 19:17:48

重要声明

本站资源大多来自网络,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QQ419109831 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审核删除。站内资源为网友个人学习或测试研究使用,未经原版权作者许可,禁止用于任何商业途径!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


本站没有付费才可观看的文章,如有付费内容请勿相信,本站为非盈利性质网站。全站大部分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整理”。如有相关专业问题请咨询相关专业人士,本站严禁发布违法违规,,色情低俗,暴力等内容。共同创造良好,健康的网络环境,如有发现违法行为将依法向国家机关提供相应证据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