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清零的2950万元高速预付卡

密码涂层未被刮开的预付卡

山东高速信联支付有限公司作为全国唯一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交通企业,官网称其拥有持卡用户120万,预付卡年预存金额80亿元。而就是这家公司发行的49400张、面值高达2950万元的信联预付卡,在尚未刮开密码涂层的情况下,余额被清零。

高速信联营业厅系统的两次查询结果,从2950万元的余额变零,再到无法查询到预付卡的相关信息,是什么环节上的漏洞让在监管下的指定备付金账户失守?

2月10日,山东高速信联负责对接耕海商贸购卡事宜的工作人员张润生向深一度记者表示,山东高速信联支付有限公司正在就耕海商贸所购2950万高速信联卡被盗一事配合警方调查。

济南警方的受案回执

设想中的三方合作共赢

2019年夏,山东泰山文化艺术品交易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山文交所”)总经理王宁应邀在济南出席了一个饭局。这是王宁与孙昶哲第一次见面,而召集这场饭局的则是山东高速信联支付有限公司成品油销售分公司负责人李晓涛。

在席间被人称作“孙总”的孙昶哲,是山东油团团互联网有限公司、油团团石油化工(大连)有限公司、山东油团团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山东油团团文化有限公司等十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或大股东。

觥筹交错间,孙昶哲介绍了油团团系公司的业务范围,让这次饭局俨然变成一场简化版的项目路演。据王宁曾经的下属回忆,油团团系公司的主营业务包括加油卡销售、高速ETC办理等。早在2018年,孙昶哲就曾与泰山文交所进行过接触,希望就壳牌石油的预付款业务谋求合作。但当时泰山文交所顾虑孙昶哲名下油团团系公司的相关资质及风险,选择搁置这项合作。直到2019年下半年,孙昶哲称可以通过山东高速信联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速信联”)发行的信联预付卡进行担保,相关合作才重新被泰山文交所提上议事日程。

这次饭局后的几个月中,孙昶哲及其名下的油团团系公司与泰山文交所密切接触,并最终达成了泰山文交所、油团团系与山东高速信联支付的三方合作意向。

泰山文交所成立于2011年7月19日,注册资本1.1亿元,是经山东省金融工作办公室批准设立的国有控股公司。

在这次合作中,泰山文交所将以关联公司青岛耕海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耕海商贸”)的名义向山东高速信联购买2950万元的信联预付卡,而这笔大额订单的达成,将被视为油团团帮助高速信联完成的售卡业绩。

作为回报,高速信联将以国企身份为油团团牵线搭桥,帮助后者开拓与中石油的合作,填补油团团此前大多与民营加油站合作的不足。油团团通过与中石油的合作,将获得巨大的客户流量与客户资料。

而这些基础数据对于正在向文创文旅业务发力、但缺乏客户流量的泰山文交所来说,具有较高商业价值。油团团也承诺会与泰山文交所共享客户资料,为文交所的相关业务进行宣传推广。此外,油团团还同意以年化14%的利率向耕海商贸暨泰山文交所按季度支付利息,作为2950万元购卡资金的使用成本。

在转账2950万之后,泰山文交所人员在奥体中路信联营业厅提卡、激活的照片

被视为“保险“的高速信联

被孙昶哲拉入合作、令泰山文交所信任的山东高速信联支付有限公司是山东高速集团控股子公司。高速信联支付官网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9年6月,注册资金一亿元,并于2013年1月取得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山东高速信联支付有限公司是山东省内注册资本金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是全国唯一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交通企业,国内唯一接入央行地方征信平台的非金融公司,公司连续三年反洗钱评级A级(驻济支付机构唯一一家),央行支付机构分类评级B级(山东省省内最高级别),拥有持卡用户120万,预付卡年预存金额80亿元。

高速信联支付官网内的信联卡页面,还在醒目位置贴出了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其业务类型为互联网支付(全国)、预付卡发行与受理(山东、北京、天津、河北、山西)。该《许可》发证时间为2013年1月6日,有效期至2023年1月5日。

在彼时的王宁看来,相对于与单一民营公司合作,直接将2950万资金交给对方,具有国资背景、央行第三方支付牌照加持的高速信联支付入局,无疑给这次合作多上了一道保险。为此,泰山文交所以耕海商贸的名义于2020年1月与山东高速信联支付有限公司签署了《信联预付卡购销协议》,并先后于2020年1月17日、2020年12月23日、2021年1月7日、2021年1月12日四次分别转账1000万元、1000万元、700万元和250万元,共计2950万元转账到山东高速信联支付有限公司客户备付金账户。在前述四次转账完成后,山东高速信联支付也先后四次向耕海商贸暨泰山文交所交付了信联预付卡23000张、10000张、13800张和2600张,合计49400张。

按照中国人民银行2012年9月27日公布的《支付机构预付卡业务管理办法》规定,预付卡销售资金应当直接存入发卡机构备付金银行账户。当时的王宁认为,将购卡资金转入人民银行监管的备付金账户便能在最大程度上规避风险。同时,为确保预付卡余额与面额相符,王宁手下的工作人员还分别从面值为1000元、500元和200元的三种卡片中随机抽取了几张,刮开卡片背面的密码涂层,并绑定到油团团小程序中验证余额。参与验证的工作人员均表示,绑定的几张卡片当时在油团团小程序均显示有足额余额。为进一步验证卡片能否正常使用,其中一位工作人员还曾在2020年7月通过油团团商城的接口从京东平台上购买了两提卫生纸,并最终正常收到商品、完成交易。

时间来到2021年9月,当月本应是油团团按季度支付利息的时间。此前,油团团按口头协议约定的14%年化收益,先后多次共向耕海商贸支付利息440万元,但这次油团团并未像往常一样按时支付利息。

除了利息未能按时收到,市场上还开始流传关于油团团系经营不善的负面反馈。油团团系的前员工王飞表示,油团团从2021年9月开始拖欠员工薪资,导致大量员工和管理人员离职。

考虑到上述情况可能带来的潜在风险,包括王宁在内的泰山文交所管理层于2021年10月决定终止与油团团、山东高速信联支付的三方合作,对耕海商贸名下的已购预付卡进行退卡。

49400张预付卡一直被封存在泰山文交所指定仓库

被清零的2950万

2021年10月25日上午,王宁指派下属联系《信联预付卡购销协议》上的高速信联指定联系人,并通过微信向该司工作人员张润生提出退卡。但令王宁等人始料未及的是,张润生在微信上回复称,涉及的2950万元信联预付卡“都刷完了,余额都是0,无法退卡”。

王宁告诉记者,上述49400张预付卡自购买、验收后,除少数几张预付卡用于验证之外,其余卡片一直被封存在泰山文交所的指定仓库,密码涂层都未被刮开,因而不可能被消费。据王宁转述,张润生随后又在电话中表示,部分预付卡已于2021年1月至4月分批清算至山东油团团互联网有限公司,需要联系山东高速信联支付有限公司成品油销售分公司进一步落实具体原由。

就此,泰山文交所方多次在微信上询问张润生余额清零的情况,但到10月26日中午,对方一直以“领导未同意无法告知”、“领导在与法务开会研究此事”等说法回应。

26日下午,王宁授权泰山文交所工作人员前往位于奥体中路的山东高速信联支付有限公司营业厅进行退卡。柜台人员在山东高速信联卡平台中查询了卡号为7716170001193307的油团团联名卡,系统显示卡片状态为已售,余额为0,但交易信息一栏并无任何记录。

泰山文交所工作人员随即询问无交易记录的原因,对方解释称,油团团联名信联卡的所有交易记录均在油团团方,高速信联营业厅只负责开卡,没有充过值,钱款去向需要问油团团。

在联系高速信联总部支付业务负责人秦楠后,营业厅负责人高庆顺表示,油团团联名信联卡是不记名卡,总部的秦总(秦楠)指示他称,如要申请退卡,要找到油团团的负责人孙昶哲来退,由油团团发起退款。

此外,在退卡过程中,柜台工作人员还透露,营业厅的仓库里没有油团团联名卡,耕海商贸所购的油团团联名信联卡是从高速信联总部调拨到营业厅后提走的。

在营业厅退卡未果后的几天中,王宁多次与油团团系负责人孙昶哲电话联系。在王宁提供的双方通话录音中,孙昶哲多次道歉,请求泰山文交所方面宽限时间,表示会将钱款还上,并提出将自有的1000万信联卡和两座加油站进行担保抵押,但对钱款的转移方式和去向避而不谈。

记者在泰山文交所见到了孙昶哲抵押在王宁处的身份证以及一套位于济南中海国际社区住宅的房产证

12月27日,秦楠在与王宁的通话中表示,高速信联的风控部门曾发现这批信联卡出现集中消费,当时联系过耕海商贸暨泰山文交所方面的经办人于某,于某还向高速信联出具了加盖耕海商贸公章的消费证明,但秦楠拒绝提供上述消费证明。

对此,经办人于某表示,他从未以耕海商贸的名义向山东高速信联出具过消费证明。

经过近两个月的交涉无果后,12月28日下午,王宁携带部分预付卡来到位于奥体中路的山东高速信联营业厅,再次向柜台工作人员提出退卡。这次,营业厅工作人员表示,在系统中无法查询到对应卡号的相关信息。在王宁的再三要求下,工作人员登记了王宁的手机号等相关信息,表示已上报总部,相关负责人会与他联系。

在交涉过程中,柜台工作人员还表示,油团团联名信联卡是高速信联制作和发行的,但属于油团团的定制卡。联名卡是通过油团团卖出去的,钱款没有到高速信联,只是经过一个(高速信联)渠道,它的消费渠道也在油团团方。

没过多久,王宁就接到了高速信联工作人员张润生的电话。对方仍然延续前一天秦楠的口径称,卡内的余额已被消费掉,无法退卡。耕海商贸曾经向高速信联出具过消费证明,并由经办人于某盖章签字。

对于这样的答复,王宁称,“我们购买的信联卡为不记名卡,因此高速信联是怎么知道购买后的卡片还在耕海商贸手上?是由耕海商贸消费的?理论上,不记名预付卡的购卡人和实际使用人很可能不是同一人,预付卡是耕海商贸从高速信联处购得,但即使有使用,使用者也可能是张三、李四。”电话另一头的张润生闻言语塞,随即表示自己并非该项目的具体负责人,秦楠才是该业务部门的主管。

同日下午,记者也来到位于奥体中路的高速信联支付营业厅,表示希望购买油团团联名卡。但柜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这种卡种已经停办了,不再销售。

当记者问及之前办理的油团团信联卡的钱款去向时,相邻柜台的工作人员则表示,“(油团团联名卡)不知道给谁打钱,反正是高速信联和油团团可能会有分成,信联不可能白忙活。”

前述油团团原员工王飞透露称,孙昶哲有时候会拿油团团联名卡出去做担保抵押、借款,市面上应该没有直接销售过。而孙早年就是做山东一卡通和银座商场购物卡生意起家的。

王宁和曾参与验卡的经办人告诉记者,油团团原来的微信小程序公众号已迁移,现在已经变成了“高速加油用户版”小程序。此前在油团团小程序上绑定过一张面额为1000元的预付卡,但现在已经无法登录。

记者多次拨打油团团方负责人孙昶哲的手机号码,但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2021年12月30日,王宁等人到济南市公安局高新分局舜华路派出所报案。

王宁称,1月7日,警方曾请他和经办人于某到派出所查看山东高速信联提供的消费回执和消费记录。但王宁发现,上面加盖的公章编号倒数第三位为5,与耕海商贸公章的编号不同。经现场对比,经办人于某的签字笔迹与消费证明上的笔迹不符。

2022年2月7日,舜华路派出所出具《受案回执》,受理王宁报称的山东高速信联卡被盗窃一案。

2月10日,记者致电山东高速信联负责对接耕海商贸购卡事宜的工作人员张润生,张润生确认了山东高速信联支付有限公司正在就耕海商贸所购2950万元高速信联卡被盗一事配合警方调查。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王飞为化名)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法律风云榜

浙江一富豪自曝违反疫情防控入寺烧香

2022-3-15 18:42:19

法律风云榜

开发商拖欠6亿工程款,上海10套千万豪宅打8折拍卖

2022-3-16 20:36:39

重要声明

本站资源大多来自网络,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QQ419109831 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审核删除。站内资源为网友个人学习或测试研究使用,未经原版权作者许可,禁止用于任何商业途径!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


本站没有付费才可观看的文章,如有付费内容请勿相信,本站为非盈利性质网站。全站大部分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整理”。如有相关专业问题请咨询相关专业人士,本站严禁发布违法违规,,色情低俗,暴力等内容。共同创造良好,健康的网络环境,如有发现违法行为将依法向国家机关提供相应证据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