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超远制衣有限公司与东方国际创业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货款纠纷案

上海超远制衣有限公司与东方国际创业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货款纠纷案

上 海 市 高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4)沪高民二(商)终字第33号

  上诉人(原 审原告)上海超远制衣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金山区钱圩镇东街。
  法定代表人陆弟观,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叶永禄,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马正良,浙 江国傲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东方国际创业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陆家嘴路166号。
  法定代表人汪阳,董事长。
  委托代 理人王申,该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时国荣,上海市勋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超远制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远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东方国际创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公司”)买卖合同货款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3)沪一中民四(商)初字第3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4年2月26日受理本 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4年4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超远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叶永禄、马正良和被上诉人东方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申、时国荣到庭参 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超远公司、东方公司分别于2002年6月1日及同年7月 1日签订5份购销合同,约定由东方公司向超远公司购买价值总计人民币2,278,713。6元的儿童针织上衣、长裤针织运动装。2002年12月1日, 双方又签订15份代理出口协议,约定由超远公司委托东方公司为其代理出口儿童针织上衣、长裤及针织运动装。2003年3月21日,超远公司向东方公司出具承诺书一份,该承诺书载明:超远公司于2003年3月21日交付东方公司专用缴款书38份,金额总计人民币538,053。88元;东方公司与税务部门协调上述缴 款书的退税事项,如协调成功,则将退税款退还超远公司,如协调不成功,东方公司亦不承担超远公司委托其代理出口的退税义务。
  原审法院另查明,超远公司向东方公司开具了金额总计人民币11,536,407元的增值税发票,并交付了38份金额累计人 民币538,053.88元的《税收(出口货物专用)缴款书》。东方公司迄今共支付超远公司货款人民币2,221,878。85元。
  原审法院认为,超远公司、东方公司分别于2002年6月1日及7月1日签订的5份购销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鉴于双方均认可该5份买卖合同项下货款共计人 民币2,278,713.6元,东方公司已支付货款人民币2,221,878.85元,故东方公司对其尚欠超远公司的货款人民币56,834。75元理应 予以支付。超远公司与东方公司就本案讼争15份代理出口协议系买卖合同关系还是代理出口合同关系存在争议,因超远公司于系争货物出口后向东方公司出具的承 诺书中明确表明,超远公司向东方公司开具增值税发票及交付《税收(出口货物专用)缴款书》的行为仅表明超远公司委托东方公司为其办理出口退税,并不能以此证明双方 间系买卖合同关系。现超远公司对东方公司提交的代理出口协议的真实性并无异议,而其主张超远公司是为与东方公司进行货款结算不得已而签订了该些协议的事实 又缺乏相应的证据予以佐证,故依据双方签订的代理出口协议认定超远公司、东方公司间系代理出口合同关系,超远公司以双方之间系买卖合同关系为由,要求东方 公司支付该15份代理出口合同项下货物款项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东方公司于本判决生 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超远公司货款人民币56,834。75元。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6,583元,由超远公司负担人民币50,000元,东方公司负担人民币 6,583元。
  上诉人超远公司不服原审法院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原审法院曲解上诉人的原审诉讼请求,并错误地将上诉人提请解决的争议定为 买卖关系的争议,是造成判决错误的主要原因。事实上,上诉人已实际履行了交货义务,完成双方约定的结算手续,被上诉人也已实际出口该项货物,并向有关机关 办理退税登记,由此证明被上诉人已完成结汇。因此,无论根据“购货合同”还是“代理出口协议书”,被上诉人都没有任何理由拖欠上诉人的货款。但原审法院错 误地将本案定位于买卖关系还是代理关系之争,并对代理出口协议书项下的货款不予支持,导致判决认定事实和处理上错误。(二)原审法院错误地将上诉人的原审诉讼请 求曲解为“以双方之间系买卖合同关系为由,要求被告支付该15份代理出口合同项下货物款项的诉讼请求”上,将上诉人原审诉讼请求的依据建立在能否对买卖关 系作出充分证明的基础上,从而导致了原审法院对证据规则的错误适用,由此作出了对上诉人不利的判决。(三)本案系争的15份代理出口协议书均系在货物已实 际出口,被上诉人未能及时向外方收取外汇的情况下,将原购货合同改签为代理出口协议书,上诉人为结算货款只能被迫接受。承诺书也是应被上诉人要求而书写。 被上诉人未提供其已履行代理出口行为的相关证据,故原审法院认定双方存在代理关系不当。据此,上诉人超远公司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民法案例

杭州阳达节能电器有限公司与上海裕生智能节能设备有限公司代购代销合同纠纷案

2022-2-19 21:13:25

民法案例

华夏银行上海分行与上海鑫风能实业有限公司、上海贯晟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上海鑫吉实业有限公司、上海运达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借款合

2022-2-19 21:13:27

重要声明

本站资源大多来自网络,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QQ419109831 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审核删除。站内资源为网友个人学习或测试研究使用,未经原版权作者许可,禁止用于任何商业途径!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


本站没有付费才可观看的文章,如有付费内容请勿相信,本站为非盈利性质网站。全站大部分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整理”。如有相关专业问题请咨询相关专业人士,本站严禁发布违法违规,,色情低俗,暴力等内容。共同创造良好,健康的网络环境,如有发现违法行为将依法向国家机关提供相应证据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